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4|回复: 0

[技术江湖] 青苔

[复制链接]

45

主题

45

帖子

166

积分

交易达人

Rank: 2

积分
166
发表于 2019-1-31 06: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苔
      
   
    那些被遗忘在角落的青苔,他们见不到阳光,只好阴冷的生长。
         
    初三毕业的那年夏天,邢小云陪母亲住院,在妇科病房。
    同病房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病已快好了,不常在病房。
    病房里本来还有一个患者,但几乎从未露面。只有一只很大可爱的粉色毛绒熊在那张床上趴着。一时医生来到这张床前,敲敲床框:“这人还没来?”那中年妇女摇了摇头。医生便皱了皱眉头,边走边嘟囔:“真是的,人都不来手术咋给她安排!”
    邢小云有些好奇,便走过去看了看这张病床的床头卡。只见上面写着:谭苔,女,19,宫外孕。小云纳闷了,19,应该还没到结婚的年龄吧,怎么就怀孕了呢?
    小云回身坐回了母亲的床上,母亲在收拾从家里带来的衣物和洗漱用品,小云懒懒的拿过一本杂志,随便翻了一页看了起来。
    “初见父亲,是五年级的时候。记得妈妈那天特别收拾打扮了很久,穿上了她平时舍不得穿的好看的衣服,还不停的嘱咐我:‘待会我带你见你亲生父亲,你可要好好表现,乖乖的听我的话,那个人要是问你过得好不好,你就说你跟妈妈过的很好。还有,他要是让你叫爸爸你不许叫,听到没?’我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是的,那时我周围的大人几乎都是女的,而对于男的大人我的直觉就是十分阴沉不苟言笑很凶很凶还会大声骂人打人的那种样子,因此让我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我觉得很害怕。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带我去见他,姥姥姥爷他们说是妈妈想让我有个爸爸,有个完整的家。我不懂,家里就我和妈妈姥姥姥爷不是挺好的吗?”
    见到那个人时,我按照妈妈说的,紧紧地拽着妈妈的衣袖,努力地表现出跟妈妈亲密对他抱有敌意的样子。”
    “他并没有问我什么,也没有让我叫爸爸,只是低下头看了看我,便重新抬起头对妈妈说了句,‘去xx饭店吃饭吧。’”
    “饭桌上他们没说什么,他只是指着什么什么菜对我说吃这个对身体好。然后给我剥了一只虾。”
    “之后他便经常来我们家,妈妈对他依旧很冷淡,我却渐渐不怕他了,并且跟他一天天熟络起来,因为他总是任我爬上爬下的肆意欺负,并且我可以随意大笑着打他,骂他,他都不会生气。他还会给我讲他小时候偷人家菜地里的黄瓜包谷之类的各种捣蛋的事,妈妈看着我们笑作一团,也绷不住笑了,然后又扭过头去,说,就你那点二百五的事,还好意思跟小孩说呢。他还有时候会开玩笑地鼓动我说妈妈的坏话,我便成了墙头草两边倒,有时帮着他说妈妈的坏话,有时向着妈妈反过来开玩笑地骂他。”
    “我11岁生日的时候,他们俩带着我四处去玩,晚上回家的路上,他们一人拉着我的一只手。我便用力一撑,借着他们的力量一跳;再一撑,一跳,他们也不反对,就任凭着我像兔子一般地蹦蹦哒哒。跳了一段路后,我累了,便生出了一个促狭的主意,趁他们不注意,突然把他们的手拽到一块让他们互相拉上。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居然一点反对都没有,就那么把手拉在了一起。我觉得自己的奸计竟然得逞了,于是无比得意。”
    “夏天很热,我午休的时候,他会给我扇扇子。”
    “还有,他做的肉片蘸辣椒油很好吃。”
    “好像这就是那时的全部记忆了。”
    邢小云看着看着书就睡着了,朦朦胧胧地听见母亲说了句,我去交钱,你在这看好东西。
    可没过多久,邢小云就被病房外的一阵喧哗声吵醒了。睁开眼,看见母亲正在倒开水准备吃药,母亲见小云醒了,哂怪道:“叫你看东西呢,你可倒好,直接倒床上睡着了,有人进来把东西拿了你都不知道。   邢小云揉揉眼睛,往边上侧了侧身。这时一个个子高挑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一屁股坐上那张空了许久的病床,蹬掉高跟鞋,身子一歪斜靠在了床上的那只大熊身上。小云想这大概就白癜风诊断流程方法是那个宫外孕的患者了。她画着挺浓的妆,打扮的很成熟性感。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一些,有二十四、五的样子。不过最吸引邢小云的不是这个,而是她腰间刺青了一朵美丽的玫瑰,因为歪着身子,衣服又很短没能挡全,所以小云忍不住直直地望向那里。
    那女子全然没有发现邢小云的目光,仍自顾自地按着手机。她叮叮叮叮地按了许久,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哗的一声合上了手机,又握了几秒钟,之后把它扔到了一边,脸上显出了不悦。她转身把大熊往后推了一点,平躺了下来。可不一会,刚被她扔到了一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只好重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刻挂断;可很快又响了起来,她再挂断。就这样重复了四五次后,她终于坐起身,一脸愤怒的接了电话。
    她先是一直沉默的听着,过了很久很久,终于开口道:
    “你够了!”
    “我知道你忙,你忙。你事儿多得很,什么都比我重要!”
    “医院这些天都是青青在陪我,你有看我一次没有!”
    “行了你够了,我不在乎你来不来!”
    “啪嗒”一声,她再一次合上了手机。
    一旁的中年妇女笑了,“年轻人,有话好好说嘛。跟男朋友生气啦?”
    她扭过头看了那妇女一眼,淡淡一笑。回过头来,垂下眼,把大熊抱在怀里,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没多久,一个皮肤黝黑、平头、花点衣裳的男子也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向那个年轻女子,从身上解下一个女士挎包递给她,摇了摇头。
    那个女子叹了一口气,放下大熊,边接过包锁进床头柜边说:“不行算了,明天出院吧。他们那边都等不及了。你说呢,青青?”
    那个男子也不看她,自己在床边坐下,只用鼻子哼了哼表示同意,便低下头抱住脑袋,有些烦躁的样子。
    “又难受了么?”那女子抬起眼皮,看了看男子,“要睡会么?”
到底常德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男子摇摇头,蜷起身体。“下午还有一笔账要去结。”
    女子不再说话。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
    邢小云跟母亲挤在一起,又睡着了。
      
    邢小云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病房里一个人都不见了了,只有邻床的大熊和小云一样懒懒地趴在床上。这个点可能大家都去医院食堂打饭了吧,小云想。小云坐起来抠了会儿指甲,百无聊赖,便又拿起中午没看完的那篇文章继续看了起来。
    “记忆里那段日子是很快乐的,他隔一两天来我家一次,每次听说他要来我都会很开心,但是我绝对不敢这样对妈妈说,因为姥姥姥爷总是说妈妈把我辛辛苦苦养这么大,他从来没养过我,我要是对别人比对她更好,她会伤心的。所以他不在的时候妈妈问我觉得他咋样,我总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那样吧。’”
    “不过那段日子很快就结束了,我上六年级时的一个周末,他俩带我去买了一盏台灯,回来后他俩就开始吵架,因为谁给我花的钱多谁给我花的钱少的事情。妈妈叫我一边玩去,可我躲到楼道尽头的天台上,还能听见他们俩大声的争吵声,我有些害怕,不知所措。我自顾自地玩着电子词典上的俄罗斯方块,一直等到他摔门而去了好一会儿,才怯怯地走进屋里。妈妈愧疚地说:‘吓到你了,孩子。他就是一畜生,抠门的铁公鸡,自私鬼,咱以后不靠他,咱娘俩自己照样过得好好的。将来他老了,你也别养他,看他靠谁去!’我嗯嗯地点头。”
    “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了。我荐孕女应知这些对自产儿的误解有点失落,不过我一想妈妈那么恨他,见到了还会吵架,还是不见的好。”
    “妈妈说他可恨,那么他一定是可恨的,所以我以后再偶尔见到他,他叫一下我的小名,我都会高傲的仰起头,白一眼走过去,理都不理他。但是我却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是没有什么恨意的。我觉得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妈妈那么恨他,姥姥姥爷也对我说过很多他以前做的对不起妈妈和我的事,我应该很恨他才对,可我为什么没有恨的感觉呢?”
    邢小云真心看不懂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恨不恨的呀。”一脸无趣地把杂志扔到了一边。
    这时母亲匆匆走了进来,递给她一盒盒饭,急急地说,“趁热吃了,我去取个结果叫医生看一下,待这别乱跑。”说完从床头柜里取了包,又匆匆地出去了。
    小云打开盒饭,扒了一口,米饭烂兮兮的,不是她喜欢的硬饭,茄子炒肉里的肉大多是肥的
    她也不爱吃,只有西红柿炒蛋还凑合,就是西红柿还有点青涩。小云皱着眉头,吃了两口就放下了。
    这时中午见到的那个穿花点衣裳的男子也回来了。见到邢小云,略略点点头,走到邻床坐下。闷了一会,又扭头看看小云,见她也无所事事的发着呆,便试探着问了问,打牌不?
    小云正无聊的要死,但想想自己除了红桃4什么都不会打,只好略带尴尬地说,“我不太会打啊,只会红桃4.”
    那男子毫不介意:“那斗地主会吗?”
    邢小云有点窘,摇摇头说:“不会。”
    那男子依旧不嫌弃:“没事,那你先教我红桃4,然后我教你斗地主。”
    小云想了想说:“好吧。”那男子把大熊搬到一边,拍了拍他的床,示意小云坐上来,然后转身取了副出来。
    小云从自己床上跳下一蹦上了邻床,与男子对面盘腿坐下,看着男子熟练地洗牌,发牌。
    小云大概讲了下红桃4的玩法,男子学得很快,玩了一把就完全懂了规则,第二把就赢了小云,笑笑说,这个简单啊,我教你玩斗地主吧,一般大家都玩的这个。
    小云点点头。
    小云玩了好几把还是不得其要领,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对这个没天赋啊。”
    男子也笑笑:“刚玩都是不熟的嘛。你还是学生呢吧,每天都好好学习,从来不玩这些的吧。”
    “呵呵,是啊,比较忙,没时间玩啊。”
    “你是几年级?”
    “初三刚毕业。今天上午才领的毕业证。”小云从裤兜里掏出毕业证,她上午去学校领完证就陪母亲来了医院,毕业证就顺手揣兜里了。
    “呵呵,我看看。”男子接了过去翻开看。
    “你学习挺好啊。是好学生啊。”男子看到毕业证上小云所有科目都是A。
    “嗯,还好吧。”
    男子递回毕业证,脸上有淡淡的伤感;“我就不喜欢学习,坐在教室一动不动对我来说就是煎熬。可能像你学习好不会觉得吧。”
    小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嗯嗯唔唔了几声。男子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真的,我就是无论如何也不喜欢学习,我小学都没毕业,五年级就辍学上社会了。我爸拿棍子打我也没用。”
    然后男子看看小云,无所谓地笑笑,说:“你是初三,那应该是十五六岁吧。”
    “十四,我上学早一点。”小云解释。
    “喔。”男子点点头,把目光转向窗外,又回过头:“复方生发酊要注意的事项有哪些那你猜我多少岁?”
    邢小云想,中午和他一起的那个女子的床头卡上写着十九岁,估计这男子应该是她男朋友,应该比那女子大一点,再看他的容貌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于是很有把握的说道:“二十一二?”
    “老了。”男子低下头整理,看不出他的表情。
    “啊哈。”把人家年龄猜老了,小云有点不好意思。“那,十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投客岛 ( 浙ICP备18042349号

GMT+8, 2019-4-22 16:59 , Processed in 0.051097 second(s), 21 queries .

声明:论坛所有发言和回复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论坛立场。

QQ
  
QQ:3020358134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